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赣西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32|回复: 1

[宜萍新] 赣西三市“西出”湖湘:仍需再添“一把火”(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4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及时注册并发表您的看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编者按
    提高开放合作水平、打造内陆地区开放高地,省际合作,是重要方面。形成“北上、南下、东进、西出”的对内开放格局,是省委十四届七次全会和今年省里政府工作报告既定的方略。“西出”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推进赣西三市即萍乡宜春新余与湖南的开放合作。赣西“西出”湖湘,已非一日。今天的赣湘合作,该如何提升开放能级与合作层次?本期特邀长期关注赣湘合作的学者郑锐展开对话。
    主 持 人
    本报记者 阮启祥
    特邀嘉宾
    郑 锐 萍乡市委党校副校长

00301528547_2844ad05.jpg
郑 锐 人物速写 邹 沛 绘

00301528545_470f4a90.jpg
秀美赣西,武功山草甸云海。 本报记者 徐 铮摄

00301528546_bab1bc88.jpg
上栗县上栗镇栗水河。 本报记者 徐 铮摄
       “西出”湖湘,是我省提升开放合作水平的重要方面,是赣西三市推进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机遇
       主持人:新时代,再出发。进一步提升开放能级与合作层次,构建江西全面开放新格局,赣西“西出”湖湘,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郑 锐:赣西“西出”,是大势所趋。
       从区域经济发展的阶段看,现在已经进入了经济带、都市圈、城市群时代。国家层面,有“一带一路”倡议、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等。江西的周边,有长三角、珠三角、闽三角、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皖江城市带等。区域合作,对一个地方发展的推动作用越来越大、越来越显著。高铁时代,萍乡、宜春、新余到长沙的时间,短的半小时,长的70来分钟,接受长株潭城市群的辐射,不言自明。
       赣西“西出”,意义重大。
       赣西地区作为我省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粮食产区,2018年经济总量达4217亿元,占全省近20%,在江西经济发展版图中占据重要位置。萍乡、新余和宜春三地山水相连、历史同源、文化同根、产业互补,通过“西出”创新区域合作机制,加快转型发展,打造特色鲜明的经济增长极,是推动经济转型、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机遇。
       赣西“西出”也为我省省际合作提供有价值的探索。自古赣湘一家亲,目前在湘经商、务工的江西籍人士有65万余人,工商企业近15000家,湖南在赣投资的企业也有近万家,长江经济带战略更是把两省紧密联系在一起。近年来,长株潭城市群落地大批国家重大基础设施项目,2018年经济总量接近1.6万亿元,赣湘合作拥有广阔的提升拉动空间,对全面提升我省开放水平,作用不言而喻。
       从总体看,赣西一体化的发展理念已经确立,“同城效应”不断强化
       主持人:这几年,赣西作为一个整体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从我省来看,目前,萍乡、宜春、新余三地一体化发展,取得了哪些进展?形成了怎样的格局?
       郑 锐:总体来说,赣西三市按照省委、省政府战略部署,一体化发展理念已经确立,“同城效应”不断强化。
       一是合作联动机制初步形成。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了《关于支持赣西经济转型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新宜萍城镇群发展战略规划(2015-2030)》《赣西经济转型十三五发展规划(2016-2020)》《赣西旅游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赣西发展被整体纳入《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十三五”规划》等国家战略层面。
       由省里召开的赣西经济转型加快发展区域合作会议分别于2014年、2015年、2017年在宜春市、新余市、萍乡市三地举行,三市主动加强沟通协调,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发展协同互补、公共服务共建共享等方面不断深化交流与合作,区域内物流、人流、资金流等生产要素的流动更加便捷畅通。
       二是一体化建设进程不断加快。三地的城市快速干道项目推进迅速,320国道萍乡至宜春段一级公路改造任务现已基本完成;宜春明月山和萍乡武功山景点的旅游公路已经打通。赣西旅游营销联盟也已成立。赣西(新余)跨行政区转型合作、三市公办高校深化合作、三市公积金异地互认和转移接续、警务深度合作等事宜全面推进。三地民间合作与交流平台也不断丰富,社会各界的交流与合作日益频繁。
       三是产业发展可圈可点。新余钢铁、光伏等主导产业加快转型,光电信息、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工小美”新余正铸新辉煌。宜春紧紧围绕“三个中心、一个基地”的目标定位,加快发展锂电新能源、生物医药、生态旅游、绿色康养等产业,致力提升区域中心城市带动力。萍乡市则加快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装备制造、节能环保、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占全市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达到33%,“年年有变化,三年大变样,五年新跨越”,发展质量不断提升。三地开展了多层次宽领域融合,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联动效应明显。
       政府间的共识,政策上的推动,以及民间的互动,为赣西“西出”跨省合作机制的探索打下了基础。但也要看到,赣西要打造我省内陆开放高地,仍需进一步提高全域发展整体效能,增强抱团意识、提升竞争实力。
       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是赣湘合作的阶段性成果。提升两省合作水平,成效看此、机遇在此、挑战也在此
       主持人:谈到赣湘合作,就绕不开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试验区建设已经有些年头了,目前总体情况如何?您如何看待这一试验区的作用?
       郑 锐: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目前是赣湘合作、赣西“西出”湖湘的重要抓手和关键平台。
       如果以江西、湖南两省 2015年4月签署《共建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算起,试验区已经成立4年了。
       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包括江西的萍乡、宜春、新余和湖南的长沙、株洲、湘潭,总面积53756平方公里,2018年经济总量超过2万亿元。试验区依托长江中游城市群,连接长江经济带,目标定位是建设全国省际产业合作示范区、内陆开放型经济体制机制创新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以及全国重要的装备制造、文化创意、旅游休闲基地。目前,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已被纳入《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并跻身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九大重要平台之一。
       按照《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发展规划》,我省境内的试验区北区位于萍乡市上栗县金山镇和浏阳大瑶镇交界处,南区位于湘东区老关镇和醴陵东富镇交界处。目前,两个平台的基础设施建设正稳步推进,主要路网和铁路专运线等公共服务系统已经形成,进驻企业也有近70家。先进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陶瓷、商贸物流、烟花鞭炮、文化旅游等产业的合作不断加快,光在萍乡的湘商投资企业就已超过千家,像格丰科技材料有限公司这样的业内领军企业也不乏少数。两地的人文交流更是日益密切。湖南人来江西旅游,江西人去长沙购物,成了两地百姓的生活常态。
       可以说,试验区是江西、湖南两省开放合作的一个阶段性成果。赣西“西出”湖湘能否取得更大成效,就目前看,结果都体现在试验区建设的效果上。提升赣湘合作水平,机遇在此,挑战也在此。
       破解赣湘合作“难点”和“痛点”,离不开省际层面的推动,需健全制度化合作机制
       主持人:赣湘合作、赣西“西出”,在您看来,目前存在哪些“难点”和“痛点”?
       郑 锐: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区域合作的各城市功能定位不够明晰,城市间产业同构现象较为严重,民间互动和市场整合不够。目前,赣湘开放合作试验区知名度也不高。从调研情况看,很多企业对赣湘合作的政策知晓和参与范围还不甚清楚,产业互动交流还处在自发状态。举例来说,按照赣湘合作规划建设的醴陵经济开发区东富工业园,目前已成为华中地区品种最齐全、技术最先进的节能工程玻璃、太阳能光伏玻璃生产基地。但作为接受辐射方,我省的平台建设尚有差距,与之产业对接和互联互通还远远不足。
       区域发展势能差异大,区域中心与经济腹地层次分化格局显著。今天,长株潭三地经济总量占到湖南全省的43%,在轨道交通、电子信息、汽车制造、工程机械等产业上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具备产业规模优势、生产技术优势、人才优势、学研机构优势、市场优势和资金优势。而赣西三市的经济总量只有4200亿元,约为长株潭的27%,规模偏小。
       制度化合作机制尚不健全,缺少有效的对话协调平台。目前,赣湘合作的管理架构也还不尽完备,尚未突破行政区划限制,存在交流多、合作少,点对点多、深度统筹少的情况,增加了跨区域对接的难度。
       另外,由于行政区划不同、绩效评估体系不同,作为湖南的经济重地,长株潭的自身一体化建设机制不断完善,逐步实现了交通同环、能源同体、金融同城、信息同享、环境同治、生态同建。但这些对行政区域外并不兼容,赣湘合作空间受到挤压。
       主持人:破解这些“难点”和“痛点”,进一步提升赣湘合作开放水平,您有什么建议?
       郑 锐:省际合作,离不开省际层面的推动和合作思路的创新。
       去年9月4日,在第十二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暨经贸洽谈会上,赣湘两省政府领导深入会谈,达成了加深务实合作、推动两省合作发展的共识。今年初,湖南省政府主要领导带队赴浏阳等湘赣边区县市调研,要求推进湘赣边区乡村振兴示范区建设。国家层面也发布了《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支持湘赣省际交界地区合作发展。这些都是十分利好的信号。
       开创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全新格局,需跳出行政区划思维,创新合作模式
       区域竞争,本质是创新之争;区域合作,本质上也是创新融合。要推进赣西与长株潭城市群深度融合,关键是要不断深化对跨区域城市发展规律的认识,找准行政力量和市场力量的双向发力契合点,真正发挥好政府的顶层设计和民间互动、产业融合的强大动能,开创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全新格局。
       从全国各地的发展经验来看,跨区域合作主要有三种模式:一种是援建模式,主要是帮助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方式是行政为主导,同时辅之以优惠政策。第二种是股份合作模式,由合作双方成立合资股份公司进行管理。如上海市漕河泾开发区建成产业定位各不相同的浦江、临港、外高桥、松江、康桥、奉贤等十大园区,跨区域与浙江海宁、江苏盐城和启东、贵州遵义合建产业经济园。还有一种是产业招商模式,全权委托第三方,按照园区规划和产业要求开展专业化招商。如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在河北秦皇岛、青海海东等地区的共建科技园就是这种模式。
       提升试验区开放合作水平,不能只走传统园区升级一条路,而要着眼于将试验区作为一个整体,跳出行政区划思维,在合作思路上创新。要以功能建设为导向,对全区域的经济社会进行更具开放性的协作整合。可以考虑南区以区域内整合为主,尽快打破条块分割,全力推进萍乡经开区与湘东区两区优势互补联合共建,北区则可以考虑跨区域整合,由产业基础雄厚、管理经验丰富、核心动力强劲的长沙经济开发区托管,以混合所有制多元化共管模式,快速形成与区域经济和产业转型升级匹配程度高、布局合理、错位发展、特色鲜明的发展新格局。
       赣西“西出”与长株潭融合发展,眼下要在构建好的营商环境、推动绿色发展、全面落实共享理念上下功夫
       主持人:赣西“西出”,省里特别强调要推动融合发展,在您看来,双方的融合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郑 锐:上面谈到的跳出行政区划协同发展,就是一种融合的思维。区域融合是一个市场化的扩散过程,好的发展环境是生产要素流动与优化配置的基础。只有栽好“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因此,要让试验区成为投资洼地,就必须先成为服务高地。
       首先要提高政府工作效率。
       要以开展“五型”政府建设为抓手,真心实意为企业松绑、为市场腾位,让更多事项做到“掌上办”“异地办”“随时办”,让政策最优、成本最低、服务最好、办事最快成为最优营商品牌。
       要加快试验区内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的完善配套,并分阶段逐步促成电讯、金融、养老、医疗、教育同城化。
       科技创新方面也是如此。要切实完善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体、社会补充的多元化科技投入体系,搭建包括科技研发、成果孵化、产业化制造、技术服务在内的一站式公共技术平台等,不断完善科技创新政策支持体系。
       第二,要特别注重绿色发展。
       长株潭是我国“两型社会”综合改革实验区和自主创新示范区。赣西和长株潭区域内工业产业集中,环境和生态保护任务重,区域碳交易有很大发展空间。试验区要用好江西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政策,启动跨区域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大力推广低碳技术和低碳材料应用,协同推进区域内产业绿色化发展,打造国际生态环保合作交流平台,用市场之手推动生态资源转化为发展资本、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第三,要全面落实共享发展理念。
       跨区域合作不是区域合并, 深度融合能否深下去,开放合作能否行稳致远,关键要形成合作共赢、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机制。尤其要加快产业融合,结合赣湘两省产业特点和各自优势,明确产业定位和发展方向,科学制定试验区产业发展总体规划,形成产业的差异化和互补性,解决好产业碎片化问题,打造和延伸产业链,避免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要加大两省在科研合作、人才交流、文化旅游、招商引资、生态保护等方面的共享与合作,形成长效机制。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新时代,再出发。赣西“西出”湖湘,提升赣湘开放合作水平,仍需双方再添“一把火”。


发表于 2019-4-4 1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320国道萍乡至宜春段一级公路改造任务现已基本完成。
完成了?宜春去年年底才动工,萍乡还没一点动工迹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