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赣西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13|回复: 2

题钓台烟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7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及时注册并发表您的看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jpg



题钓台烟雨
练继圣


我宁愿,虚幻成一个个飘渺的故事
宁愿你,像南河的水
环绕一个几字,守护震山西麓
我去的时候,河道已被暮色
一重一重地熨平
一只孤雁,正往云端里刺飞
不敢,独处于杂草的荒芜
和烟柳的纵向太久伫立。梅雨太稠
粘土太湿,若忘了挪步
怕踩着深埋于游溪的半部唐诗
斜阳在哪 黄昏在哪
不想作答,就当沉默回应
寂寥,只是涵蕴年轮中的一份
它的前世,繁华凋零
扮演着,看客与过客角色的木贼
又将无奈延续到白垩纪
只怕这丛林中,所有的蓑草
数它最能读懂萧瑟与凄美
那一息,比落日还要沉重的叹气
足以丰满裹腹于绿荫中的巉石
丰腴,亦似盛唐贵妃
我不过是,袅袅升腾于江东的
若隐若现的一痕烟迹
从密林中的那块船形石上起飞
虚拟一段沧海桑田的传奇
纤细得不堪重负的钓竿
如何承住奇峰的险峻,丛林的莺啼
明皇菊的富态与艳丽
及一千三百年时光的挑剔
震山也好,雷潭也罢
不过是一段穿越古今的心路旅行
消瘦成钓竿般的思绪
不得不于淤泥冲积的沙洲存寄
就用能穿透千年尘封的目光
能驰骋涛之危峰、云之巅极的驷马
吊唁——酣睡于游溪的史诗
无需撒网,无需泛舟
凭一枚笔直的锈迹斑斑的鱼钩
打捞江上湿润的眼神
我看见钓铃在疯狂地抖,顺着
已然饥饿的钩线,往南河云烟的深处
垂钓,我的灵魂
宜春日报)

发表于 2018-9-10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钓鱼台记 文/刘密[color=rgba(0, 0, 0, 0.298)]
宜春历史文化研究会

岁在戊戌,钓台新成。人或问:其名何来?钓人乎,隐者乎,抑为百姓称之、州县命之?或答曰:渔舟朝至,高士暮临,无非烟水草树,聚此堆形而名矣。我谓此不足证也。所云钓台也者,乃荒流巨石矣,居要津,卧雷潭,厚重严整,有敛容之威;虚怀旷寥,得胸襟自开。其苍远老蕴,未知生于何世;气势体位,亦未知养于何方。天降之,土拥之,水润之,风修之。与云霓接,与沧桑易,与生灵俱,与时势移,与万物一体,与宇宙同心,遂成胜景,孕为佳境。自是青山一叠,林鸟数声,即引岩读寺钟、芒鞋竹杖。更兼白霞淡飞,暖影浮沉,邀鸥鹭徘徊,瘦篙钓笠。故闻唐彭征君钓此,韩文公祭此,后卢肇过化,杨焜刻崖,台名因之盛矣。此诚袁郡胜境、宜春佳景!日月老,千载逝。此地几曾凋蔽,又见钓台再兴。人皆知东风吹醒,潜龙长吟。君不见此际烟雨翩至,亭廓俱新。太白有句: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雄杰罕见,知己难逢。才无自闲,遇与不遇。人物若此,石亦如斯。故钓台烟雨,亦当时移运俱。呜乎!结辞赞之曰:钓台天降,位踞郊荒。昔闻彭子,为辞帝乡。山水寥廓,乾坤遗芳。代累今世,风月苍苍。嗟我胜境,烟袭流长。


二○一八年一月宜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