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赣西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6295|回复: 5

“大报恩寺瓷砖”现身扬州?产地是袁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15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及时注册并发表您的看法!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报恩寺瓷砖:铭文是后刻的或是普通城砖

2013年11月15日 12:02   金陵晚报  



大报恩寺瓷砖

  □金陵晚报记者 姜静 于峰

  “我收藏了一块刻有‘金陵大报恩寺’字样的瓷砖。”日前,扬州市民刘先生透露了这一消息。记者联系上刘先生,看到了这块瓷砖。随后,记者联系上有关专家,专家表示,这块瓷砖是不是大报恩寺的瓷砖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市民称收藏到大报恩寺瓷砖

  该瓷砖长约30厘米,宽10多厘米,厚约6厘米。瓷砖正面为白色,一侧为釉面(如图,报料人供图)。在瓷砖侧面,记者看到上面有“金陵大报恩寺古瓷砖”几个字,这些字为篆体,尽管上面的字迹已有磨损,但依然清晰可见。

  刘先生说,这块瓷砖是他从扬州一位民间收藏者手中收购来的,当时就是觉得这块瓷砖独特才买的。“那收藏者称,此砖最早出自南京大报恩寺宝塔废墟,后经辗转才到扬州,后来又经过了多人收藏。”刘先生说,卖家告诉他,瓷砖到了自己手中后,一直被放在家中,垫在水缸下面,从来不肯给别人看。但由于城市拆迁,这块瓷砖没地方放,才忍痛转让。

  “据说这块瓷砖刚发现时,上面并没有‘金陵大报恩寺古瓷砖’这几个字,这些字是后来得到瓷砖的主人觉得稀奇,才特地请人刻上去的。”刘先生说,他对这块瓷砖并不了解,但他介绍,这几个篆字镌刻在砖侧有釉色的一面,刻得非常工整,说明刻字的人基本功不错,否则无法刻得如此精致。

  “我想找专家问问,这块瓷砖究竟是不是大报恩寺的。”刘先生说。

  篆字铭文是后来人刻上的

  在网上查阅后记者发现,关于大报恩寺白瓷砖鲜有报道。在一家网站上,一块标注为出自大报恩寺塔的缺角瓷砖竟被炒到500元左右。

  记者随即采访了南京市博物馆一位参与过大报恩寺遗址考古的学者。他告诉记者,大报恩寺塔外壁均用巨型白瓷胎五色琉璃构件堆砌而成,每块构件表面均塑有佛像或动物图形,但这不代表大报恩寺塔不使用白瓷砖。“我们在考古中,从大报恩寺塔遗址附近的地表下也挖出过一些白瓷砖,大部分都已残缺。和琉璃构件相比,白瓷砖的数量较少。”

  专家告诉记者,白瓷砖一般用在大报恩寺塔的塔顶部位,瓷砖为长方形,只有一面有釉,但表面并无铭文。“刘先生收藏的这个瓷砖竟有铭文,而且铭文是镌刻在釉面上,这很有意思。”专家确认,此铭文是后来刻上去的,“金陵大报恩寺古瓷砖”的说法不太符合明代人的口吻,但这九个篆字刻得非常工整,功力很深,不像现代人所为,应该是以前的收藏者为了记录瓷砖的出处而特意刻上去的。同时,还使用了特殊的镌刻工具,“稍不小心,就容易把这一面釉面刻坏了!”

  记者提出,此前有报道一些大报恩寺塔琉璃构件上有文字,专家表示,那种文字和瓷砖上的铭文不是一回事。“琉璃构件上常见有墨汁写的简单文字,一般是烧制工匠所为,是为了将琉璃构件正确装到塔身上而留的标记。该瓷砖的铭文则是有意为之,不可能是工匠刻的,只可能是收藏者加上去的!”

  专家称这也可能是城砖

  由于没看到实物,专家还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此砖也可能是一块高岭土城砖。据介绍,明初朱元璋命令江南各地为南京明城墙烧制城砖。当时江西袁州(今江西宜春)烧的城砖非常特殊,由于使用了当地高岭土,城砖呈现白色,在各类南京城砖中较为少见,也很珍贵。“此砖从外形上看,和体型较大的城砖很近似,颜色也与袁州高岭土白瓷砖一致。”专家说,此砖有可能本来只是一块城砖,被带到扬州后,被误认为来自名气极大的大报恩寺塔,因此被刻上了相关铭文。

  专家还表示,如果瓷砖为大报恩寺塔的白瓷砖,那么其产地也是袁州,“南京并不产高岭土,大报恩寺塔白瓷砖和白色城砖一样,都是袁州产的。”大报恩寺塔其他琉璃构件,则产自中华门外窑岗村的琉璃窑。


发表于 2013-11-15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现在袁州都没有生产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5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宜春一些知名的历史全都落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15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新坊四一四的高岭土烧制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6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城砖没有腿咋“跑”到句容去了

2014-03-06 09:57:11
来源: 金陵晚报


       句容距离南京并不远,但分属于两个地区。最近,有南京网友在句容发现了一批南京明城墙砖。老城砖并没有长腿,怎么会跑到句容去呢?
  句容发现了南京城砖
  去年,有句容当地网友在句容本地的“山水句容”网络社区发帖,称发现了一批散落的句容城墙砖和南京城墙砖。最近,“守望沧波者甲”特地前往句容寻访,在句容赤山与房家坝两地,他发现了很多带古代铭文的老城砖。
  “守望沧波者甲”告诉记者,他发现的这批城砖可能有上千块,大多残碎,长37.5厘米,宽17.5厘米,厚8.5厘米,其中一部分有一字或二字的铭文,铭文有横、竖两种写法。除无法辨认的外,余下铭文连贯起来似乎有些规律,可识别的有:“?俸、扬珊、山、虎、十、吉、造、工、文、魁”等字。另有一些砖头带有金银锭子图案,此外,还有少量城砖上有“乾隆乙卯”铭文。据介绍,“守望沧波者甲”发现的城砖中,有一部分是典型的南京明城砖,共有上百块,最初发现地是在当地村民的墙基与排水沟中。现场还发现了高岭土烧制的白色南京明城砖残块,据介绍,这种白色“瓷城砖”是江西袁州府烧制的,即如今的江西省宜春市。
  句容本身也造过城墙
  对于句容历史颇有研究的文史研究者张智峰说,根据史料记载,“守望沧波者甲”发现的那些有一字或二字铭文的城砖,应该是句容本地的城砖。其中的“乾隆乙卯”铭文城砖,就是乾隆六十年那次修缮时换上去的,乾隆六十年正是乙卯年。民国年间,句容城墙慢慢被拆毁,城砖从此流落民间。
  那么,句容发现的南京明城砖又是怎么回事呢?张智峰认为,可能是句容当地的施工队从南京带回句容的。
  南通也发现过南京城砖
  有句容网友反映,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确有不少句容民工在南京做工,有人曾偷偷地将当时南京城里散落的、随处可见的南京明城砖带回句容,用作自家造房屋时的建材。
  南京明城垣史博物馆的刘斌研究员告诉记者,研究者甚至在南通也发现过南京明城砖。
  南京相关城墙管理部门会想办法将这批流落在句容的城砖收回来,用于将来的城墙修缮。

宜春相关部门会不会回收全国的袁州府烧制的城砖呢?南京就在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门段城墙发现正面有铭文的明城砖2014-07-26 04:50:53 来源: 金陵晚报(南京)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熟悉南京城墙的人都知道,城墙的“细胞”是城砖,几乎所有的明代城砖被烧制出来时,都有铭文。

在城墙上漫步,你会看到很多城砖铭文,铭文几乎都位于城砖侧面或者顶端。

最近,有文物爱好者拍到了一块非常奇怪的城砖,其铭文竟然在城砖正面。专家告诉记者,这样的城砖较为罕见,其铭文为何会在正面,还是一个谜。

明城砖铭文包含丰富信息

“如果将每一块城砖都比作书的话,那么铭文一般出现在书脊上,而不是封面上!”文物爱好者黄先生给记者打了这样一个比方。

相信和记者一样,很多对城墙感兴趣的市民都有这样的体验:城墙上,每一块城砖层层叠叠垒筑,朝外侧的城砖侧面上可以清晰看到铭文。明朝初年各州府县的地名,“提调官”、“主簿”、“司吏”、“里长”、“烧砖人”、“窑匠”等参与烧城砖的各级官吏、民夫的名字,甚至还可能有城砖烧制时的年号年份,城砖铭文包含着丰富的信息,体现了当年朱元璋对确保城砖质量的关切,实行了有效的责任人制度。

南京城墙砖文是我国现存一组规模最大的砖文群。专家告诉记者,南京城墙砖文也有一些六朝制砖文、清朝制砖文,甚至近年来大规模维修城墙的砖文,但大部分还是明代砖文。

这些城墙铭文大部分出现在城砖的一侧,或者两侧都有,较为罕见的,则是城砖顶端也有铭文,而城砖正面有铭文的,此前发现的极少。

高岭土白城砖正面有铭文

黄先生是一个“城墙迷”,经常会去拍摄各种城墙铭文。最近,他在玄武湖西、解放门—神策门段城墙上发现了一块奇怪的城砖。

这是一块白色的城砖,是用江西高岭土烧制的,就直接垫在城头上作铺路石。城砖顶面朝上,看不到其他几个面,但能看清其正面上有一些文字,能辨认出来的是“袁州府宜春县”六个字,其他的字则漫漶不清。

黄先生觉得很奇怪,“常见的城砖铭文一般出现在侧面,这一块上的文字为何会在正面呢?”

权威著作里也指出,城砖铭文一般只出现在侧面。南京明城垣史博物馆编纂的《南京城墙砖文》一书提到:“一块城砖上最多的有铭文字七十多个,分别模印或者戳印在城砖的两个侧面,最少的只有一个字,一般均模印在端面或者侧面。”这段文字并没有提到,城砖正面也可能有铭文。

不会是随手刻上去的

“由于这块城砖一面朝上,因此无法判断其侧面有没有铭文,但其正面有铭文,的确非常稀罕!”黄先生说。

“袁州府宜春县”,证明城砖的产地是江西袁州府宜春县。袁州府,是明清时期江西下属的一个府,府治在宜春,1913年废。“宜春县”即现在的江西省宜春市。

据记者了解,南京城砖铭文涉及当时江苏、安徽、江西等省三十五个府、十一个州、一百七十四个县,证明了有这么多地方州县参与了南京城墙砖的烧造。而带有“袁州府宜春县”铭文的城砖较为常见。袁州府城砖质量较好,有不少高岭土白城砖,但其铭文绝大部分位于城砖侧面。

那么,城砖正面的铭文会不会是好事者随手刻上去的?黄先生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他说,“袁州府宜春县”六个字非常工整,不可能是城砖烧好后信手刻上去的。

具体成因还是一个谜

也有爱好者推测,可能南京城墙“身体”内不少城砖的正面也有铭文,但由于这些城砖层层叠加,从外面看不到其正面的面貌,所以大家产生了城砖铭文一般在侧面的认识。不过,专家否认了这个观点。

南京师范大学考古专家王志高教授说,从过去拆城墙得到的城砖标本来看,城砖的铭文主要就是集中在侧面,这毋庸置疑。正面有铭文的城砖较为少见。

王教授几年前主持石头城遗址考古发掘时,曾经在地下发现了不少明城砖。他告诉记者,那些城砖中有一些也是正面铭文的,巧合的是,它们也是来自江西。

江西出土的城砖为何会出现“正面铭文”呢?王教授说,其中原因还不清楚,可能和早期城砖烧制时规格不统一有关,具体成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这块城砖正面有铭文,极为罕见。

这种“袁州府宜春县”铭文在城砖侧面。黄宝荣 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